文化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新闻
刘若英领衔《红娘的异想世界之在西厢》票房火爆[图]

《红娘的异想世界之在西厢》剧照

“我想我是嫁不出去了! ”当奶茶刘若英道出“红娘”的心声时,这原本意味深长的台词被观照到“准新娘”的现实,引来台下善意笑声和粉丝阵阵尖叫。上周五,林奕华新作《红娘的异想世界之在西厢》在东艺拉开首演,隔日,林奕华又做客“新民艺谭第2期”,将他二十多年的创作故事娓娓道来。

  又哭又笑,又唱又跳,刘若英在《红娘的异想世界之在西厢》中的表现让其粉丝大饱眼福,与平日浓郁的知性范儿不同。说起刘若英,林奕华坦陈她们第一次见面时就很相投:“2003年,张艾嘉将刘若英推荐给我的话剧《半生缘》,她瘦到像是从集中营放出来似的,眼神很‘饿’,不是真的肚子饿,是精神上总有饿的感觉。我们开始聊戏,从2点一直聊到了7点,非常投机。 ”林奕华将他们二人称之为“难友”:“她是一个不会去回避痛苦的人,对自己都蛮残酷的,这是我们的共同点。这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会轻易地放过自己,可是像我们这样的人,会觉得不放过自己才是真正的放过自己。因为我的职业需要我清醒,哪怕是痛的,也要一直清醒下去。 ”

  按照林奕华自己的说法,他不是一个循规蹈矩长大的人。“我的文化背景比较混搭。我出生在香港,13岁时又被送到台北住读了一段时间,又由于殖民地背景,打开电视收看的是BBC的电视剧。所以,我有无数个幻想中的自己,我想去当一个美国口音的英语新闻播音员,想去当个台湾歌手,当然还有蝙蝠侠、罗宾汉之类,很天马行空。

  积极热爱生活与写作的林奕华,偏偏从小就不热爱上学。“在我是小孩的时代,读不好书没那么重要。中一时我因拒绝参加课外活动而退学;后来去台湾在一个很荒芜的军训式的学校读了三个月,我逃回香港;找了第三个学校后,我又每天逃课,后来有次发现路上有个20辆校车的巡游队伍,我觉得很帅,就去了那所学校,当时我该读中四了,却进去读了中二。中三时,我采访了第一个访问的对象甘国亮……”再之后中五要会考时,香港电视台大地震,22岁的王晶来找17岁的林奕华,两个人在半岛酒店签了合同,林奕华正式进入无线当编剧,当时是1978年,他的月薪是4000港元。

  “直到如今,我当时不考虑房子、车子、读书、名声,即便有这样的社会氛围,但是没有感染到我。我的不幸是没有得到正统教育的经验和机会,但是我找到了自我教育的一条路。我的自我,就是不断创作不断蜕皮的过程。开放的环境,可以使一个孩子全身的毛孔都张开,可是今天,大家都活在成功的范本和束缚的道路中,所以大多数人并不快乐。 ”林奕华说。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李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