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新闻
《窝头会馆》堪比“京腔八级”考试[图]

《窝头会馆》堪比“京腔八级”考试

昨晚(1日),北京人艺60周年上海展演的压轴大戏 《窝头会馆》在上海大剧院首演,大剧院大剧场又一次上演了台上大腕过戏瘾、台下观众过眼瘾的盛况。何冰、濮存昕、宋丹丹、杨立新、徐帆悉数登场。而现场也是内行看出门道,外行看得热闹,既有对“人艺范儿”演技津津乐道之处,亦有对北京俚语的适应与新鲜之趣。

  木门窗木楼梯的灰黑色旧房、裸露在外的厨房、暗灰色的土地和一棵干枯的大树,打造出了一个具有典型老北京色彩的四合院落,也构成了《窝头会馆》的整个舞台场景,所有的戏都在这个院子里完成。徐帆饰演的没落格格与宋丹丹扮演的市井泼妇,为观众上演了“两个女人一台戏”,俚语之俗而有趣,动作之泼辣夸张,引得台下观众笑声不断。何冰在剧中扮演房东“苑大头”,不仅是大杂院中的主角,更是整晚舞台上的聚焦点,他爱钱如命、爱贫嘴,但更惦念的是打小得病的儿子。现实生活中,何冰也有一个8岁的儿子,他特别能体会“苑大头”的爱子之情。而台上那个常常躲在棺材里的前清举人古爷,被演绎得无赖难缠,竟让观众一时没认出他的饰演者——濮存昕。杨立新更是担任了这部戏的“反一号”,几次上场就将精于算计横行乡里的保长形象演绎了出来。

  记者发现,台上演员的一口北京俚语,妙语连珠,被现场观众戏称为“京腔八级考试”。因为没有字幕配合,有些不熟此道的观众甚至在相互询问和窃窃私语中用了整整小半场来适应。宋丹丹用微博表态:“担心上海观众听老北京话有困难,我会把语速放慢些。好久没演了,戏有些生,但我们都会努力。 ”何冰大段落的对白绝对可以说是一大“考点”,他告诉记者,剧组也曾想过放慢语速来说,但是“演出100多场以后,大的节奏已经定型了”。徐帆也不无担忧,“放慢语速会把整部戏的节奏拖下来,演出时间也会被拉长,两个小时刚刚好的戏,要演到两个半小时演员肯定撑不住”。的确,《窝头会馆》情节生活化,其中的情绪张力正是通过演员们动情的表演和快节奏的语言来带动。而濮存昕则对上海观众信心满满:“上海观众国外话剧都看了那么多,不会因为语速问题影响对《窝头会馆》的理解。 ”



来源:新闻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