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新闻
朱哲琴:两万公里寻民族音乐

昨晚在上海“喜玛拉雅艺术节”闭幕式上,朱哲琴带来了压轴专场《2013听?见?朱哲琴与民族歌乐师》乐汇,这是她在两万公里民族音乐文化寻访后沉淀出的音乐。舞台上,以“人声导航”身份亮相的朱哲琴,与苗族台江飞歌传人、蒙古族呼麦及摩顿楚吾尔传人、布依族木叶演奏家等12位民族歌乐师展开呼应,将声音艺术在过去、当代和未来展开了大胆的泼墨想象。

演出前,朱哲琴接受了晨报的专访,谈到热火朝天的音乐选秀节目,这位资深音乐人以开放心态表示接纳的同时,也直击问题所在,“我个人希望,在选秀节目成功的基础上,能够把中国音乐的创作推动起来,不然,它只是借助音乐头衔的娱乐事件”。

试点“1+5传承计划” 今年9月,朱哲琴将发行最新专辑,这是她七年之后的再度发片,主题与她这些年的生活状态息息相关――自从2009年受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邀请,担任“亲善大使”以来,朱哲琴就带领专业团队和设备,奔赴中国西部六大省区,开展“世界听见?民族音乐寻访之旅”,寻访和记录少数民族音乐。那是一次特别重要的旅行,“我的创作一直跟民族的东西息息相关,1995年的《阿姐鼓》专辑就是与中国民族音乐元素有关,但直到这次真正走进去,才发现中国音乐的珍宝太丰富了。同时,了解到很多文化都濒临失传,我觉得我们当代人必须要有这样的意识,该保护的保护,该梳理的梳理”。

朱哲琴告诉记者,那次旅行让她决定要做些事情,一是把散落的中国传统音乐大师的声音做采样整理,同时,在这些珍贵的音乐基因基础上,看看能否发展出与当代相关的崭新音乐。于是,新专辑由此诞生。

在民族音乐、民族手工艺的寻访过程中,朱哲琴萌生了一个计划:希望以1名老传承人带5个年轻人的方式,3-5年内培养2000名继承人。今年,这个计划得以实施,朱哲琴兴奋地说,第一年,他们选取了内蒙古、西藏、云南试点,找了三位大师,培训15-20名传承人。与预想中不同的是,年轻人的参与意愿很高,“像民族手工艺品的学习,让他们感觉有用武之地,甚至有可能以此谋生,从而让手工艺产生新一轮的生产力”。

创作是音乐行业“灵魂”

这些年,执着于民族文化的传承,朱哲琴离大众的关注点似乎有一定的距离。记者向她提及,如今打开电视,清一色是音乐选秀节目,她笑了,说自己也担任过青海卫视《花儿朵朵》的评委,“我觉得在音乐这么低迷的情况下,选秀节目还是有活力的,从这一点来说,选秀是有价值的”。

但朱哲琴认为,中国的音乐不能只有选秀,“我更看重选秀后面的事情:推出了什么人?有没有产生真正的音乐作品和创作?创作是整个音乐行业的灵魂,我个人希望,在选秀节目成功的基础上,能够把中国音乐的创作推动起来,那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事。不然,它只是借助音乐头衔的娱乐事件,只达到娱乐目标。这是短期的,也是令人遗憾的”。

来源: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