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工作简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心工作简报
上海市分中心工作简报第518期
 

[[]中国梦]上海科技情报所:助力自主创新之梦

东方网86消息:编者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每个国家也有自己的梦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我们每个人心中要有自己的“中国梦”。它既包含着“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宏大愿景,也包含着与祖国和时代一起成长与进步的个体期待。东方网从即日起推出“网述你我中国梦”策划报道,聚焦那些有梦想的上海人。通过他们的梦想,来诠释百姓心目中的“中国梦”。

 

 

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主办的2013竞争情报上海论坛

常去分中心上海图书馆的人不难发现,图书馆的全称为“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前者不言自明,后者却萌发了不少人的兴趣。何谓“科学技术情报”?日前,东方网记者专访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的副馆长兼副所长陈超,揭开“科学技术情报”的神秘面纱。

情报分析好像拼图

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当时科技中长期规划被提出,在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的指示下,1956年,国家科技情报研究所在中国科学院建立。两年后,上海也建立了科技情报研究所。这以后直至199510月,上海图书馆和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合并。

记者发现,如今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的英语翻译为“Institute of Scientific & Technical information of Shanghai”,为何使用Information(信息)而非Intelligence(情报)?

分中心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现任副馆长兼副所长陈超告诉记者,一方面由于历史原因,我国传统的科技情报系统开展的工作的确属于广义情报概念,既包括科技文献和信息服务,也包括情报分析与研究工作;另一方面由于信息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图书情报学科也被“信息化”。因此英文中用Information可能更恰当。但是也正因为“信息(information)”和“情报(intelligence)”的概念纠缠,国内图书情报界对此一直争论不休,以致上世纪90年代初一批科技情报机构纷纷改名为科技信息所。

不过,陈超强调,今天科技情报工作要更加重视狭义的“情报”(Intelligence)内涵。“不过与人们联想的‘谍报’并不一样”陈超解释道,如今科技情报所搜集的都是公开源情报,即通过符合道德和法律规范的手段获得的。对于情报分析工作,陈超如此形容:将许多信息依靠分析整合起来,并对科技创新和科学决策产生影响或改变,整个过程就好像拼图一样。

科技情报历经起落

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建立之初,也是冷战最激烈的时候,许多信息被封锁,连国外的公开信息都搜索不到。据所里的老同志回忆,当时甚至一度无法买到外文杂志。也就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中,计划经济方针让科技情报行业获得了迅猛发展,去把报纸杂志买全了,也是情报工作的一部分。

80年代后期,“以市场换技术”的改革开放战略被提出,通过“引进、消化、吸收”,让许多人觉得与外资企业合作可以获得最新的科学技术,这让科技情报行业步入低谷,一度被边缘化。许多研究所为了存活下来,加入了市场竞争的浪潮,但面临“市场高需求、研发低需求”的情况,情报研究所们举步维艰。

当“自主创新”国家战略提出后,科技情报行业又出现一轮新的契机。人们逐渐意识到,随着中国企业的发展,很多核心技术并不能单纯通过与国外合作获得,尤其涉及战略方针,更是要谨慎对待合作。于是,又出现了“自主创新情报先行、创新转型情报先行”的说法。“想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要知道巨人在哪里、肩膀在哪里”。陈超如此形容。

 “大数据”里大浪淘沙

传统科技情报就是对科技文献搜集分析整合,这也就是“图情一体”的原因之一,相当一部分的公开信息可以通过平等共享交换、互惠互利。不过,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情报收集的方法和理念都发生了极大地改变,不仅纸质搜罗变成了电脑查询,搜索引擎的出现,更是让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情报掌握者。

那这个行业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呢?陈超认为,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信息爆炸的同时也让可用资讯变得更为难寻,如何从海中取水一瓢,需要专业人士和方法理论。

如今,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的主要分析人员都为科技类人才,平均年龄在35岁左右,平时主要从事科技查新、专利地图分析、产业市场分析等工作。陈超表示,“大数据”时代已然到来,但我国许多中小企业情报意识和创新能力都尚不足。此时,就需要政府提供更多公共科技情报,帮助中小企业自主创新,缓解技术创新过程的信息不对称情况,唯有了解别人的水平,才能知道如何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