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新闻
舞蹈,因为简洁而迷人 ――看贝嘉听到的马勒

瑞士洛桑贝嘉芭蕾舞团这些年频繁来上海,我们对贝嘉的编舞不再陌生。11月15日、16日连续两日,《马勒之夜》登上文化广场舞台,在马勒的音乐里,人们看到的是熟悉的贝嘉,是他被马勒的音乐唤起的七情六欲,是他对爱与死、身体和欲望、存在和孤独刻骨铭心的感受。

《流浪旅伴之歌》、《爱情对我说》和《死亡对我说》分别创作于1971年、1974年和1978年,那是贝嘉的盛年,编舞带着排山倒海的美感,美是第一位的,满台舞者以他们的美丽身体书写对欲望和生命的礼赞,美是抵抗死亡的堤坝。年轻壮美的男舞者穿着火红的衣服,热腾腾的舞步像春天大地里不能遏制的生机。马勒的原作《五首吕克特歌曲》里出于对生的眷恋,回旋着对死的肃静思考,经过贝嘉的再现,死成了重生的起点,这是向死而生的舞蹈――跳舞是为了活着,跳舞可以对抗死亡。

贝嘉的编舞因为简洁而迷人,他对舞蹈语言的变革不感兴趣,而着迷于舞步的秩序。确切说,他着迷的是仪式。年轻时长久地游历于希腊的贝嘉是被古典精神塑造的,舞蹈之于他是敬神的仪式,他的神明是活着和爱。赏心悦目的《流浪旅伴之歌》把生命的漫长苦修呈现为爱欲缠绕的咏叹,阳刚的男舞者在流水行云的舞步里,绽放着雌雄同体的美感,爱的温存和欲的蓬勃交织出生命火热的温度。(下转第四版)(上接第一版)《第三交响曲》被认为是马勒尝试反映整个世界、整个宇宙的作品。在贝嘉的理解里,全宇宙的深邃秘密是爱,《第三交响曲》在他心中的情景就是《爱情对我说》。这是一支宛在梦境的作品,带着午夜将至的激情和醚味,男舞者在聚散的人群中舞出因爱而起的吸引、牵绊、隔阂、背叛,以及爱情也不能克服的孤独。这孤独是马勒的、贝嘉的,也是生命本身不能幸免的底色。以贝嘉张扬性感的风格而言,《爱情对我说》是内省哀伤的,爱的本质是与孤独和解,而跳舞,是对终究孤单的生命的一点救赎。以马勒为原型的小说《魂断威尼斯》里,埃森巴赫看着海滩上的少年,极致的美将让他耗尽生命。贝嘉聆听马勒时所见的画面也一定闪烁着极致的美,这美,是死去以后从头再来的执念。

选稿:赵娉晔 来源:文汇报 作者:柳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