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新闻
马年话马 到上海博物馆去看“马”认识人类“挚友”

这两天,打开上海博物馆的官方网站,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马年话马”专题,其中展示了上海博物馆收藏的许多和马相关的文物,让人们对于这位人类自古以来的“挚友”有了一个更加全面的认识。

在众多与马有关的文物中,各类唐三彩陶马以及骑马俑最能展现大唐盛世的风采。唐代的养马业空前繁荣,在唐三彩中,马的形体尤为俊逸潇洒。唐太宗李世民有饮马诗云:“骏骨饮长泾,奔流洒络缨。细纹连喷聚,乱荇绕蹄紫。水光鞍上侧,马影溜中横。翻似天池里,腾波龙种生。”对照所遗留的唐三彩陶马,可谓所言不虚。

唐代彩色釉陶通常被称为唐三彩,以黄、绿、白三色最为常见,像唐代的彩绘彩色釉陶骑马女俑,造型准确,形象生动,写实逼真。马的头部略小,脖颈粗壮强健,眼睛炯炯有神,臀部精壮浑圆,腿颈细长。马的毛色雪白,马鬃梳剪整齐,马尾挽成一个小髻,鞍勒装饰更极尽豪华。头部微微靠左,富有动感,活脱脱一匹栩栩如生、神形兼备的神骏宝马。整件陶俑色彩丰富,工艺精湛,代表了唐三彩制作的高度水准。其也成为了上海博物馆“馆藏珍品百选”中的一员。

唐代的工匠们,以熟练的技术、流畅的造型、生动地塑造了比例匀称、彪健有力、神健气足的骏马形象。像上海博物馆收藏的唐代的彩色釉陶马、黄釉陶马和青釉陶马,虽然他们的制作工艺并不完全相同,但是在表现马的精神方面,却有异曲同工之妙。相比之下,在网上展示的明代彩色釉陶马在制作工艺,以及马的形态上,与唐代有天壤之别。

早在唐、宋以前就有生肖陶俑出现,古人把各种属相头安在人身体上,塑成了兽头人身俑,把它们摆在堂上供奉,或葬于墓室中。据研究,当时古人认为,人死后进入下一世界阴曹地府,也得有生肖相随。

相比陪葬使用的陶俑,在文人书房中与马有关的物品更受到人们的关注,特别是笔筒由于其在文房中的特殊地位以及在画面布局中的多样性,使得工匠们在表现上就有了更为广阔的空间。像上博收藏的明代剔红伯乐相马图笔筒、清代仿王梅邻浮雕骏马竹笔筒等都是其中的代表作。前者采用漆雕中的剔红工艺,利用通景的方式将伯乐相马的故事展现得淋漓精致。后者则是竹雕工艺的典型代表。王梅邻世代为嘉定竹刻名家,这件笔筒虽然是仿王梅邻的作品,但是在工艺上洋洋洒洒,工整俊秀,以刀代笔,流畅稳健。

马是中国历代画家极喜描绘的传统题材之一,绘画史上曾出现过众多画马的能手,而来自西方的郎世宁则带来了一股全新的气息。据有关专家介绍,郎世宁在清宫内的画马作品,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第一类郎世宁是奉皇帝之命,对照着真马所画的写生画,这部分马都是蒙古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向清朝皇帝进献的贡品,如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自在

来源: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