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新闻
四部国产原创音乐剧将参演第四届“原创音乐剧展演”

“原创音乐剧不仅是中国音乐剧的未来,也是以音乐剧演出为品牌的剧院行业的未来。随着原创音乐剧投入越来越多,其品质也在逐渐提升,其中不乏可圈可点的精良之作。”

2012年起,文化广场每年初春都会推出一次“原创音乐剧展演”,通过给予场租优惠、协同制作艺术教育项目、参与剧目市场推广等措施,吸引并扶持致力于原创音乐剧制作的中国内地团队,搭建中国原创音乐剧孵化基地。今年,文化广场“原创音乐剧展演”进行至第四届,《又见桃花红》、《锦绣过云楼》、《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四部国产原创音乐剧将于3月依次上演,演出票价在50元至380元浮动,平均票价不到180元。

四部参演国产音乐剧

文化广场从十余部申请剧目中挑选出四部参演剧目,风格较往年更显多元。苏州市歌舞剧院创作的都市题材音乐剧《又见桃花红》作为开幕剧,将以姑苏文化为载体,在苏州的一个“丹青”家庭中,讲述一场新苏州人和老苏州人之间的思想碰撞、情感纠葛。自2012年首演,该剧五易其稿,前后演出55场,此次来沪也被艺术总监谢寿宪笑称为“应考”。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金复载担任作曲的《锦绣过云楼》说的同样是苏州。该剧以抗日战争为背景,讲述了一栋因百年藏书楼“过云楼”而牵扯出的爱情奇缘与护书传奇。因题材古典,《锦绣过云楼》尽量取用苏州本土文化元素,将评弹、昆曲、江南小调嫁接于西方音乐剧,于行云流水的叙事中尽显戏剧性张力。2014年8月,该剧曾亮相爱丁堡国际艺术节,渐得“中国版《战争与和平》”之名。

太原市歌舞杂技团出演的《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则用歌手汪峰的一句歌词,描摹了繁华都市中一群因为追梦而饱受艰苦的“80后”青年,他们年轻骄傲,又贫困低微,但只要太阳照常升起,总能寻到继续奋斗的动力。

武汉人民艺术剧院制作的《尼尔斯骑鹅历险记》算是本次参演剧目中最具“国际范”的一部。该剧取材于瑞典女作家塞尔玛·拉格洛芙创作的同名童话——一个小男孩骑上大白鹅开始了一场奇异冒险,总导演大卫·弗里曼曾被英国《卫报》评为“改变英国歌剧历史的10位杰出导演”之一,作曲约翰·卡梅隆则是音乐剧《悲惨世界》1980年最初版至今所有演出版及演唱会版本的编曲。

《尼尔斯骑鹅历险记》首演以来,已于全国演出70余场,所到之处均反响不俗。该剧中方执行导演冷佳华介绍,英国团队的参与及其制作理念打破了不少中国音乐剧制作习惯,比如中国童话剧为了方便常用成人扮演儿童,但英方则会坚决要求儿童本色出演。“一个10岁的孩子可以撑起一部戏吗?”为此,武汉人艺几乎翻遍湖北,最终找来三个小男孩轮番参演,现场全用真声原唱,“孩子的纯真是大人扮不来的,他们本身就有非常大的感染力。”冷佳华说,《尼尔斯骑鹅历险记》是一部童话音乐剧,而非儿童音乐剧,8岁的孩子会觉得有趣,80岁老人亦会感动落泪。

中国原创音乐剧的孵化基地

在上海的演出市场划分中,文化广场向来以音乐剧立稳脚跟。每年,文化广场也总有那么几部自西方引进的音乐剧引发观演热议。但文化广场节目总监费元洪表示,“出产中国原创音乐剧是这个行业的必经之路。我们引进那么多西方经典剧目,也是希望培育中国本土的音乐剧产业。如果中国原创音乐剧未来不能有很大发展,这个产业根本立不住。”

在目标上,文化广场希望能成为中国原创音乐剧的孵化基地和展演平台,每年一推的“原创音乐剧展演”则是其必经的步骤,“原创音乐剧不仅是中国音乐剧的未来,也是以音乐剧演出为品牌的剧院行业的未来。更重要的是,随着原创音乐剧的投入越来越多,其品质也在逐渐提升,其中不乏可圈可点的精良之作。”

比较下来,费元洪感觉近些年中国原创音乐剧渐有起色,可供选择的也越来越多。他们选剧的标准在于,音乐剧首先要符合文化广场的舞台要求,“我们的舞台很大,音乐剧是否都能撑得住?中小型音乐剧在这里并不适合。另外,艺术品质上我们也要求整体顺畅,叙事和音乐品质好。”

从2012年只有一部《断桥》到今年四部中国原创音乐剧参演,费元洪笑称文化广场正在见证中国原创音乐剧的成长,“音乐方面,中国的音乐剧语言越来越丰富,越来越现代,音乐语言呈流行化,也接地气。叙事方式上,戏剧情节更快速,不会老气横秋,很顺当,所以有越来越多年轻人喜欢。”

但总体来说,中国原创音乐剧数量少,合格的剧目就更少了。与国际相比,中国的差距在于,“从创作角度来说,如何学会用音乐讲故事,我们还要提高。”国内很多作曲家的创作思维还停留在写单曲的形式上,写出乐感好听的曲目已似大功告成,“但写音乐剧不是一拍脑袋,而是要一块砖一块砖搭起来,要有节奏感,要用音乐叙事。另外,制作、营销、宣传也存有差距。”费元洪介绍,相对来说,文化广场原版引进的西方音乐剧卖相更好,而搭建国产音乐剧平台,则相当于两条腿一起走路,是必不可缺的一步。

来源: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