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工作简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心工作简报
上海市分中心工作简报第768期

《图书馆的价值——吴建中学术演讲录》序言



以往写书都是先有书名,然后再写内容,而本书不一样,是先有内容,再想书名。本书是我这些年来图书馆学演讲和报告的记录,需要有一条主线将分散的内容有机地串联起来。书名既要一目了然、画龙点睛,又要体现思想和韵味。所以我先把这些学术报告的题名罗列出来,然后聚焦一些关键词上,如人、社会、 价值等,苦思冥想了好几天,最后选择了这个题目:图书馆的价值——吴建中学术演讲录。

图书馆的价值体现在哪里?21世纪图书馆应该具有什么模样?不仅图书馆人在思考,读者也在期待和想象。

我常常对同行们说,虽然这辈子没有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我们经历了图书馆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过程,参与了图书馆价值再造的过程,或许我们可以骄傲地说:我们让图书馆改变了模样。

有人跟我说,图书馆没有多大的学问。他们之所以会这么说,一方面与社会对图书馆的认知或认可度不高有关,一方面与我们本身作为不够有关。这些年来我们竭力想证明图书馆是有价值的,但用什么来证明自己的工作是有价值的呢?

本书编辑的过程也是自己对图书馆学理论与实践进行再思考的过程。这些记录真实反映了这些年来我对图书馆发展的一些探索,虽然有些认识现在看来比较粗浅或有点过时,但从中可以看到自己的一些学术观点和实践创新逐步形成和成熟的过程。

1996年11月,应日本图书馆研究会之邀,我在该会五十周年纪念演讲会上与美国图书馆协会迈克尔·高曼(MichaelGorman)主席一起做了主旨演讲。也许直接用日语演讲使人感到更亲近一些,后来几年我应邀在日本图书馆协会、大阪市图书馆、日本图书馆情报大学、京都大学做了演讲。将50周年纪念演讲列为首篇,意味着我将舍弃此前所有的学术报告记录,但在这篇纪念演讲中我谈了“三个重心转移”的思路,后来的《21世纪图书馆新论》(第一版)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完成的。

我口才不好,所以每一次作报告前都要做认真准备,先用文字记录下来,然后再做投影演示版,这也为完整地保留这些记录创造了条件。我的一些专著都是在这些报告的基础上完成的,比如2001年9月中国图书馆学会成都年会上,我做了“图书馆十大热点问题”的报告后,整理出版了《战略思考 ——图书馆发展十大热门话题》。学术报告对我来说好比投石问路,如果有问题可以在报告的问答环节或反馈时加以修正,免得出版后做勘误和更正。

平时我不大喜欢用大词汇,做学术报告更忌讳用书面语言,这本小书用最通俗的语言记录了我的24篇演讲。当然,报告与专著不同,在系统性和学术性上欠缺一些。 在编辑时除了一些明显过时或错误的地方做了少量更正以外,尽量保持原有的内容和口语化风格。由于自己学问肤浅,平时又比较粗心大意,虽尽力尽心,反复校核,但难免会有错误或不当之处,敬请读者批评和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