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工作简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心工作简报
上海市分中心工作简报第780期

对一个“上海之问”的再思考
缪其浩



2015年2月1日,《文汇报》在头版刊登上图情报所研究员缪其浩的文章,作为“如何重建创新的文化自信”大讨论系列之十九。

曾有人把“上海为什么留不住马云”称作为“上海之问”。这个提问使得上海人看到在创新方面存在的不足。眼下“互联网思维”铺天盖地,“万众创新”正当其时,“上海之问”是不是也该有个2.0版?比如可不可以问一句,上海为什么要留住马云?当然与第一问一样,这里的“马云”只是一个符号,并非与马云有什么过不去。

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听到看到在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议论中,不少人有意无意地会把寻求某种榜样或标杆作为起点。在不甘落后努力追赶的发展中国家地区,这种思维逻辑十分普遍,许多地方喜欢自称“某地硅谷”就是典型例子。目前在一些规划研究中常用的“指标体系”方法,让追赶更具直观性和可操作性,在那些目标路径比较清晰的发展问题中,这可能是顶层设计的利器。然而,指标的思想方法本身就是利中有弊,它往往青睐“全面发展的优等生”,而“偏科者”则难入其法眼;而对于创新来说,这种思想方法可能更成问题,对于谁也没有见到过的东西、对于变化激烈的过程,如何为它设计一个“指标体系”?

我曾经参与过城市信息化指标的研究设计,几年前就已经见到过这样的困境。

比如说纽约是个创新城市,其中几个街区曾被人称为“硅巷”。然而,我们叫得出名字的大牌科技企业,似乎没有一家把总部或主要研发中心设在纽约,在论文、专利、研发投入或新创企业等科技创新指标里,纽约通常很难名列前茅。所以讲到科技创新,它似乎就没太大优势。而我几年前读到海外一篇评论,却让我对纽约的创新产生一种全新的认识。评论作者发现,一旦有重大新技术新产品首发,那些科技大佬们往往飞到纽约去宣布,他感叹说,原来纽约才是真正的科技中心啊。这个说法既是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因为除了本身具有一定的科技创新能力以外,纽约以自己金融资本的锐利眼光,在全球鱼龙混杂的构想中识别出有前途的创新种子,雪中送炭地助力各地新创企业度过成长中的危险期,纽约就这样以和硅谷不同的方式,造就了自己在科技方面的“全球影响力”。

又如我们曾经对资源雄厚的“航空母舰”式大型企业寄托了创新的重大期望,现在又认识到草根民营小企业在创新方面的巨大潜力。而我刚刚读到一份资料,在中国深耕20多年的麦肯锡资深研究员发现,在国际市场上最有可能成为行业领导者的却是那些有进取心的中国中型企业。其实,创新就经常是这样“意料之外”的。

“上海之问”2.0想要问的就是:上海是要跟着人家已经成功的榜样途径,还是根据上海的特性和禀赋走出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科技创新之路?

人们早就注意到,与其它国际化大都市,以及北京、深圳等国内公认的创新都市不一样,上海集中了不少国内领先甚至独一无二的重型制造企业;还有上海人太规规矩矩,被人诟病“缺乏冒险精神”,这些与那些典型的“创新模式”可能格格不入。但如果我们只盯着“创新成功者”的套路、只是想着缺什么补什么,不仅延误战机,而且极大的可能是根本学不像。

上海走到现在这个样子,一定有它的必然性和合理性,这个样子要去复制已经成功的典型如BAT之类的机会看来不大,然而有没有可能就在这个基础上走出一条从未曾见到过的创新道路呢?这其实也是一个文化自信的问题。